这次由于南漳郡城距离莲花镇太远,等考试成绩传到莲花县会耗时太久,王允礼和叶长青决定留在客栈等放榜了再回去。

  然而放榜在十五日后,王允礼参加了几个诗会后,觉得没什么意思,就带着王贵游览南漳郡城去了,而叶长青正好利用这段时间画了本《三字经》的漫画拿到书店去卖。

  虽然这个朝代的小说和出版业都不错,对版权的保护意识也较高,但是叶长青跑了几家书店,掌柜的得知他连秀才都不是后,都对他漫画版的《三字经》没什么兴趣,主要是那些读书的人家都会买一些大家著作的书,并不信赖一个小小童生出的书,怕有误子弟。

  叶长青来之前亢奋的精神一下子像是阉了的茄子,不但赚不到钱还倒贴一笔,他一脸肉疼的收起正打算回去,却被身后的掌柜的喊了下来道:“你这书的成本有多少钱?”

  “纸张、笔墨,加上抄书耽误的时间差不多一两银子吧。”他故意多报了一点,实际上只有八钱银子。

  “我出一两五钱收了你这本书吧,说不定有个别人想买的,就当结个善缘。”

  叶长青就在心里暗暗鄙视,果然无商不奸,在这里等着他呢,但是他又不得不卖,其它的书店根本不收他的书。

  晚上,揣着一两五钱银子的叶长青根本睡不着,这古代赚钱真是太难了,两次都认为不错的主意,到最后都没有赚到什么钱,明天就是放榜的日子了,如果没有通过,他哪有钱再来考试,哪有脸再来一次?

  一夜睡不安稳,第二天就被噩梦惊醒,梦里的白色巨蟒正张着血盆大口向他袭来,吓得他一身冷汗几乎运晕阙。

  出了门就感觉左眼一直跳个不停,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好像他所体会的生活的残酷还不够多。

  果然榜单出来,他一字一字找遍上面所有的名字,并没有他。

  他落榜了!

  他觉得自己还有几分把握的时候却落榜了,这么多年紧绷的神经和不敢松懈的努力,还有全村人殷勤的期盼都化为泡沫。

  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还是暗暗借如厕的名义躲在里面偷偷哭了一场。

  回程的路上,叶长青坐在牛车上慢悠悠的往回走,两侧尽是金灿灿的油菜花。

  “只差一名,如果你没有教我算术,最后一道算术题我未必会做,说不定这次通过的人就是你了。”坐在旁边的王允礼道。

  这次莲花县通过考试的一共只有两人,一人是王允礼,还有一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童生,叶长青刚好排在那个老童生的后面。

  叶长青苦笑一声。

  “如果没有教你算术,我又哪来银子坐车住店?怕是连来参加考试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  原来这才是穷人的悲哀,在奋力跃上龙门的时候,才知道老天爷给你定下的原本就是是一条绝路。

  “如果不是莲花县的特殊情况,那个老童生刚好在宁王叛乱战事之中立了功,学政大人又体恤他年龄大,特地提高了他的名次,再加上莲花县的税赋低,名额减少,你不会不过。”

  “大不了等明年,明年正好科试,只是晚一年而已,我们还是可以共同奋进。”王允礼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安慰道。

  “是啊,多一年而已。”

  可他却在心里叹气,说得轻松,银子呢,此次赶考的六两银子交了保费五两,伙食费杂七杂八的一两,就已经花完了,那可是一个村子的人挨冻受饿省出来的啊!

  他想起叶桃头上的那根红头绳,勉强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。

  回到家,看着叶家众人一个个急切的模样,叶长青只是羞愧的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骄狂婿江华只为原作者两看相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看相厌并收藏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最新章节